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十月初,從原西城傳回來了驚人消息:金光亮家即將高中畢業的小子金二錘,要去參加解放軍了。

這消息使風起云涌的雙水村更加激蕩起來。在山里,在家里,在村中各處的閑話中心,金二錘當兵立刻成了全村人議論的話題。尤其在金家灣那邊,所有金姓人家似乎都有些激動。

哈呀,多少年來,誰能想到,一個地主家庭成份的人,怎么可能去參加無產階級的軍隊呢?別說地主成份,中農成份也難!特別是對于田福堂和孫玉亭這樣的人來說,盡管年初就知道中央的政策“變”了,“五類分子”大部分摘了“帽”,今后他們的子弟一律和貧下中農子弟同等對待,不論入黨入團,招工招干和參軍,都不再受影響;可一旦這政策在他們村成為具體的事實,仍然使這些人震驚得目瞪口呆。

金光亮弟兄幾家起先對這消息半信半疑。當二錘捎話回來證實了他要去參軍,并說一兩天就要回村向家人告別的時候,這一大家人才興奮地忙亂起來。他們翻箱倒柜,碾米磨面,準備給出遠門的娃娃備辦幾頓家鄉的好吃喝。這些天里,常避免出頭露面的金光亮這弟兄幾家人,似乎專意到村中的各個公眾場所去走動,說話的聲音也提高了。長期無聲無息的一家人,現在一下子就變得如此引人注目,這是否意味著,在雙水村的生活舞臺上,一些處于臺下的角色漸漸要走上臺來了?

最為得意的當然要數金光亮!這幾天,他已經不出山勞動,專門在家里操持以等待兒子回來。實際上這些家務事都由老婆忙碌,他幫不了多少忙;他只是興奮地在家里礙手礙腳出出進進,沒干什么活,倒打破了兩只碗。

后來,金光亮干脆穿了一身過節的新衣裳,剃得光亮的頭上包了一條白羊肚子新毛巾,衣袋里裝了幾盒帶錫紙煙,到村里轉悠去了。前地主的大兒子挺胸凸肚,邁著雄壯的步伐,專門往村中各處閑話中心熱鬧處走;那神氣就象他本人已經成了解放軍。他見人就散發紙煙,心滿意足地接受村民們的恭維和道喜。受了多少年的冷落,金光亮現在要借此機會去尋找人們的尊重。

唉,幾十年經受過的過分對待,看來把這人也弄得有點不正常了。瞧他!尊嚴和榮耀得幾乎到了滑稽的地步……這天上午,金二錘在他二爸金光明的陪同下回到了雙水村。二錘身穿不戴領章帽徽的黃軍裝,臉上掛著喜氣。金光明在他們的侯生才主任被提拔到縣百貨公司當了副主任后,就成了我們已經知道的那個百貨二門市的主任。金主任戴了一副裝飾性的金絲邊眼鏡,胸前掛個借來的照相機,滿面春風地引著侄兒進了金家灣前村的新家。

金光亮弟兄三家就象過婚嫁喜事一樣,大人娃娃都穿起了新衣裳。他們在外村的親戚也都赴來為金二錘送行。三家人的院子里飄散著油糕和小炒豬肉的香味;合烙床子咯巴巴價響個不停。鄰居金俊文和金俊武兩家人,也被叫去吃了一頓喜慶飯。金家灣的一些門中人都紛紛去看望了即將離家的金二錘。本來這種事,大隊領導也該上門去看望,但田福堂、孫玉亭等人怎么可能向他們以前的敵人致敬呢?更何況,就是他們想去,金光亮一家人此時也未見得歡迎。金俊山是個例外,他雖然是隊里的領導,但往年沒有過分地傷害過同族這家成份不好的人。因此副書記按常規去金光亮家表示了祝賀之意,并被主人強行留下喝了幾盅燒酒。

上一篇:第八章 下一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