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田曉霞靜靜地立在黃原地委門口,一直目送著孫少平的背影消失在北大街的盡頭。

暮色已經臨近,滿城亮起了耀眼的燈火。不遠處的電影院剛剛散場,清冷的街道頓時出現了喧鬧。嘈雜的人群散亂地流向東西南北,街巷中自行車的鈴聲響個不停。

片刻功夫,大街上重新安靜了。雨已停歇,滿天破碎的云彩象潰退的隊伍似的在暗夜中向南逃遁。四面的群山只能模糊地分辨出一些輪廓。

田曉霞心緒極其紛亂,一時無心回家去。

她索性離開地委大門口,來到了街道上。她在人行道梧桐樹下的暗影里,慢慢地遛達著,情不自禁向北走去。說來奇怪,她懷著某種僥幸,希望孫少平還能在這條路上轉回來。她現在才覺得,她和少平兩年后第一次相遇,幾乎沒有交談多少。他倒說了一些,她幾乎沒說什么。唉,實際上,她剛看見少平時,感到又陌生又震驚,簡直顧不上說什么!是的,孫少平已經變了,變得讓她幾乎都認不出來了。這倒不是說他的模樣變了——模樣的確也變了,但主要的變化并不是他的外表。

師專以后,本來她已經習慣于同周圍的那些男男女女相處。她認為自己也告別了過去的生活,開始了人生的一個新階段。盡管她仍然保持著自己的個性,但基本上和新的環境融為一體。過去的一切,包括中學時期的朋友,漸漸地開始淡忘;而將自己的生活迅速地投入到另外一個天地。國家在多少年禁錮以后,許多似乎天經地義的觀念一個個被推倒;新的思潮象洪水一般涌來,令人目不暇接。她整天興奮地沉醉于和同學們交換各種信息,辯論各種問題;回家以后,又和父母親唇槍舌戰一番。她周圍的青年,一個個都是以天下為己任的雄辯家;古今中外,旁征博引,思想一個比一個解放,幻想一個比一個高遠,對社會流弊的抨擊一個比一個猛烈。他們學習刻苦鉆研,吃穿日新月異,玩起來又痛快淋漓……可是,她猛然間發現了另外一種類型的同齡人。

孫少平和過去有什么不同?從外表看,他臉色嚴峻,粗胳膊壯腿,已經是一副十足的男子漢架式。他仍然象中學時那樣憂郁,衣服也和那時一樣破爛。但是,和過去不同的是,他已經開始獨立地生活,獨立地思考,并且選擇了一條艱難的奮斗之路。說實話,盡管她以前對這個人另眼相看,認為他身上有許多不一般的東西,但上大學后,她似乎認定,孫少平最終不會逃脫大多數農村學生的命運:建家立業,生兒育女,在廣闊天地自得其樂。現在農村政策寬了,象少平這樣的人,在農民中間肯定是出類拔萃的人物,說不定會發家致富,成為村民們羨慕不已的“冒尖戶”。記得高中畢業時,她還對他說過,希望他千萬不能變成個世俗的農民,滿嘴說的都是吃,肩膀上搭著個褡褳,在石圪節街上瞅著買個便宜豬娃……為此,在少平回村的那兩年里,她不斷給他奇書和《參考消息》,并竭力提示他不要喪失遠大理想……后來,她才漸漸認識到,實際生活是冷酷的;因為種種原因,這些不能進入大學門,又進入不了公家門的農村青年,即是性格非凡,天賦很高,到頭來仍然會被環境所征服。當然,不是說農村就一定干不出什么名堂;主要是精神境界很可能被小農意識的汪洋大海所淹沒……盡管田曉霞如此推斷了孫少平未來的命運,但出于中學時期深切的友誼,上大學后,她還不準備斷絕和少平的聯系。只是她一年前寫信給他以后,他再沒有給她回信,她這才在遺憾之中似乎也感到了某種解脫。她一生不會忘記這個少年時期的朋友;但她知道,她也許在今后的歲月中甚至不會再和他相遇,充其量只是在記憶中留下深刻印象的往日的朋友……

上一篇:第二十二章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