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一九八一年農歷正月十六過罷傳統的“小年”以后,黃原地區各縣的縣城,頓時涌滿了公社和農村來的基層干部。這些人胸前的鈕扣上都掛著一張紅油光紙條,上面印有“代表證”三字。各縣每年這個時候召開縣、社、隊、小隊四級干部會議、似乎象過節一樣,也成了個傳統。會議期間,這些小小的縣城陡然間會增加一倍左右的人口,顯得異常地擁擠和熱鬧。縣城的小學、中學和各機關一切閑置的房屋和窯洞,都睡滿了這些各地農村來的杰出人物。通常這期間,縣上都要唱大戲;這種會議似乎越熱鬧效果越好。

按老套路,每年的“四干”會主要是總結去年的工作,安排今年的生產,全體大會上,由縣委書記做總結報告,縣上其他領導圍繞報告中心分別講一通話,然后以公社為單位進行討論。

今年的“四干”會非同以往;因為這是農村實行個人承包責任制以來的第一個“四干”會。不知哪個縣開的頭,今年“四干”會除過傳統的日程安排,另增添一個新內容:在會議結束時舉行聲勢浩大的“夸富”活動。

于是,各縣聞風而紛紛效仿。

這真是時代變,做法也截然相反。往年的“四干”會,通常都要批判幾個有資本主義傾向的“階級敵人”、今年卻大張旗鼓地表彰發家致富的人。誰能不為之而感慨萬千呢?既然各縣都準備這樣搞,原西縣當然也不能無動于衷。盡管縣委書記張有智向來反感這類大哄大嗡,但看來不這樣搞也不行。以前他是副職,不感興趣的事可以回避;但現在他成了“一把手”,就不敢再任性了——“夸富”實際上是贊揚新政策哩!

張有智把這件事交給“二把手”馬國雄去操辦。這差事正對國雄的口味,他最熱心這些紅火工作。我們知道,一九七七年,他曾負責“導演”了接待中央高老的那次著名活動。

馬國雄根據常委會的決定,早在元旦前后就召開了電話會議,要求各公社推選“冒尖戶”。“冒尖戶”的標準是年收入糧一萬斤或錢五千元;各公社不限名額,有多少推選多少,但不能連一名也沒有。“冒尖戶”除在春節后”四干”會上披紅掛花“游街”以外,每戶還要給獎勵“飛人牌”縫紉機一架。

這件事首先難倒了石圪節公社書記徐治功。治功知道,按照縣上要求的標準,他們公社連一個“冒尖戶”也找不出來。石圪節是全縣最窮的公社,雖然實行了責任制,農民的日子比往年好了,可新政策才剛剛一年,憑什么能打下萬斤糧食或賺下五千元錢呢?這不是逼著讓他徐治功去上吊嗎?哼,別說農民,他徐治功也沒那么多家當!

可是,找不出“冒尖戶”,徐治功沒辦法給縣上交待,再說,沒個“冒尖戶”,他又有什么臉向去參加“四干”會?

上一篇:第二十六章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