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每年臘月,在臨近春節的十幾天里,蘭花和她的兩個孩子,總是懷著一種激動的心情,期待著久離家門的王滿銀從外面歸來。

外出逛世界的王滿銀,一年之中很少踏進家門。但他象任何一個中國人一樣,每年春節還是要回家來過年的。當然,過罷春節不久,他屁股一拍,就又四方云游去了。他在外面算是做生意;至于生意賠了還是賺了,沒有多少人知道。東拉河一條溝里的幾個村莊,這王滿銀倒也算個人物;對于一輩子安身立命于土地的農民來說,敢出去逛門外的人都屬于有能耐的家伙。

不論怎樣,這個逛鬼總還有點人味,每年春節回來,也知道給兩個孩子買身衣裳,或給他們帶點外面的新鮮玩藝。對于孩子來說,父親永遠是父親;他們想念他,熱愛他,盼望他回到他們身邊。貓蛋和狗蛋天天等著過年。人家的孩子盼過年是為了吃好的,穿好的,為了紅火熱鬧。他們盼過年還有另外的想往——那就是能和自己的父親一塊呆幾天。這對缺乏父愛的孩子來說,比吃好穿好和紅火熱鬧更重要。

孩子們也漸漸明白,最苦的要數母親了。父親一年不在家,母親既忙家里的事,還要到山里去耕種。在通常的情況下,她既是他們的母親,又是他們的父親。尤其是夜晚,當黑暗吞沒了世界的時候,他們睡在土炕上,總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他們多么希望父親能睡在身邊——這樣,他們就是做個夢,心里也是踏實的。他們現在只能象小鳥一樣,依偎在母親的翅膀下。他們已懂得心疼母親,總想讓她因為他們而高興。貓蛋已經十歲,在罐子村小學上二年級。她長得象她姨姨蘭香一樣標致。母親原來不準備讓她上學,因為家里缺少幫手,她已經可以給大人尋長遞短。尤其是責任制一開始,許多上學的孩子都回家來了,說明上學在農村已不時尚。是呀,上幾年學還不是回來勞動?她二舅都讀完了高中,現在也不得不到黃原去打短工。是大舅硬勸說她母親讓她上學的。貓蛋上了學,就知道要當個好學生,她上課為了讓老師表揚,坐得端端正正,把腰板都挺疼了,因此剛入學四個月,就戴上了紅領巾,母親高興得給她吃了三顆煮雞蛋。弟弟狗蛋已經八歲,還沒有去上學,整天跟媽媽到山里拾柴打豬草,已經擔負起了男子漢的責任!老天爺總是長眼睛的,它能看見人世間的苦難,讓這兩個孩子給不幸的母親帶來莫大的安慰……

可是,作為一個女人,蘭花的日子過得多么凄涼呀!除過擔當父親和母親的雙重責任,家里山里辛勤操勞外,她一年中得不到多少男人的撫愛。她三十來歲,正是身強體壯之時,渴望著男人的摟抱和親熱。但該死的男人把她一個人丟在家,讓她活受罪。尤其是春暖花開的時候,在溫熱的春夜里,她光身子躺在土炕上,牙齒痛苦地咬嚼著被角,翻過身調過身無法入睡……在山里勞動,看著花間草叢中成雙成對的蝴蝶,她總要怔怔地發半天呆。她羨慕它們。唉,死滿銀呀,你哪怕什么活也不干,只要整天在家里就好了。我能吃下苦,讓我來侍候你,只要咱們晚上能睡在一個被筒里……罐子村的男人們都知道蘭花活受罪。有幾個不安生的后生,就企圖填補王滿銀留下的“空缺”。他們有時候尋找著幫她干點活;或者瞅機會到她家來串門,沒話尋話地和她胡扯。在山里勞動時,她常能聽見不遠處溝坂上傳來那種酸溜溜的挑逗人的信天游——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