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小滿前后,雙水村周圍的山野里,又漸漸呈現出了一派盎然生機。陽光暖洋洋地照耀大地。東拉河兩岸的緩坡上,鮮綠的草芽已經遮住了冬日里頑童們燒荒留下的大片斑痕。農村實行以戶為單位的生產責任制后,水利和灌溉設施破壞得很嚴重,因此東拉河水倒比往年旺了許多:河道的某些狹窄處,水流居然起波打浪,發出隆隆的聲響。在田家圪嶗通往廟坪的河灘里,泛濫的春水淹沒了過去的列石,人們不得不搬來一些大塊的石頭,組成一列新的活動“橋”。

所有的喬木、灌木和大部分野草,都有了葉片,就連對春天的愛撫不很敏感的棗樹,也開始生出了嫩芽;廟坪重新泛起了一片朦朧的綠意。豌豆已經綴滿了粉紅的小花。小麥在拔節,有些向陽的山灣里,甚至都努出了小小的穗頭。

這時候,農事也開始繁忙起來。大部分秋田作物都開始播種了。村周圍的山野里,到處都傳來莊稼人“噢啊……”的吆牛聲。光景好的人家,能買得起充足的化肥,這時節給小麥追一次尿素那是再好不過了。

孫玉厚老漢在莊稼行里是一把好手。他在土地上的那種精通、縝密和自信心,不亞于工廠里一個熟練的八級老工人。雖然他上了年紀,胳膊腿有點生硬,但營務莊稼仍然在雙水村是數一數二的。眼下,他把許多該種的都種上了,并且抽空在院子下面漫了幾畦旱煙苗。正月里少平回來時,給他買好了半年用的化肥,前幾天剛下過那場小雨,他就給所有的麥田都追了尿素。

但這時節的農活是做不完的。他仍然沒明沒黑在山里操勞。二小子不在家,大小子已經分開家另過光景,他沒有依靠,只能自己一個人掙命刨挖。即使活路再緊張,他也不想麻煩少安。兒子已經買回來“機器”辦磚廠,忙得門里門外亂竄,他怎忍心拉扯他呢?別說讓少安來幫他種莊稼了,就是兒子的那點地,也是他幫著給種上的!

孫玉厚老漢雖然忙碌和勞累,但心情倒也還不錯,家里現在有吃有穿,沒什么大熬煎。兩個兒子各奔各的前程,小女兒今年也要從高中畢業了。要說有什么不暢快,那就是大女兒蘭花的不幸——這是他永遠不愈的心病。唉,有什么辦法呢?老天爺總要給人弄一點不如意!

正在這個忙忙亂的當口,孫玉厚的老母親突然生病了。其實,老人家渾身一直都是病。但這次看來得了急癥——肚子疼。

這可把孫玉厚急壞了!

老母親已經一天水米沒沾牙,卷曲在炕頭上不時發出呻吟。生命頑強的老人,今年整整八十四歲了。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叫自己去——這是高齡老人最忌諱的兩個歲數。

孫玉厚不敢再出山去了。他一時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少安也不在家——他到原西和一個建筑單位簽合同去了;據秀蓮說,得五六天才能回來。

上一篇:第三十九章 下一篇:第四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