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傍晚,當暮色漸漸籠罩了北方連綿的群山和南方廣闊的平原之后,在群山和平原接壤地帶的一條狹長的山溝里,陡然間亮起一片繁星似的燈火。

這便是銅城。

銅城無銅,出產的卻是煤。

這城市沒有白天和夜晚之分,它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激動不安地喧騰著,象一鍋沸水。

此地煤聞名四方。這銅城正是因煤應運而生。這里有大西北首屈一指的煤炭企業——所產煤炭不僅滿足了本省工業的需要,而且還遠銷全國十七個省市。

正因為這里有煤,氣貫長虹的大動脈隴海鐵路才不得不岔出一條支脈拐過本省的中部平原,把它那鋼鐵觸角延伸到這黑色而火熱的心臟來。

無疑,鐵路給鄂爾多斯地區南緣這片荒僻的土地帶來了無限生機。同時,也帶來了成千上萬操各種口音的外地公民。如今,雜居在這座煤城的就有全國二十四個省市籍貫的人——其中以河南人為最多,幾乎占了三分之一。

河南人遷徙大西北的歷史大都開始于一九三八年那次有名的水災之后。當時他們攜兒帶女,背筐挑擔,紛紛從黃泛區逃出來,沿著隴海鐵路一路西行,蹤跡直至新疆的中蘇邊界——如果沒有國界的攔擋,河南人還可以走得更遠。不過,當時這些災民大部分都在沿途落了戶,至今都已繁衍了兩代人了,成了當地的“老戶”!河南人豁達豪爽,大都直腸熱肚,常用震無價的吼聲表達自己的情緒。好斗性,但拳腳之爭常常不訴諸國家法律的仲裁,多由斗毆雙方自己私了。由于他們有著艱難的生存歷程,加之大都在鐵路和煤礦干粗活,因而形成了既敢山吃海喝,又能勤儉節約的雙重生活方式。

銅城除過河南人之外,從北方黃土高原和南方平原地區貧困縣漫流來的鄉民也是它的重要組成部分。自從有了煤炭業,這里就成了中國西部的阿拉斯加,吸引來無數尋找生活出路的人。

在這個口音五花八門的“聯合國”里,由于河南人最多,因此公眾交際語言一般都用河南話。在銅城生活的各地人,都能操幾句河南腔,哼幾句嗯嗯啊啊的豫劇。

這城市四周全是山梁土峁。山上石多土薄,不宜耕用,農業人口遠比不上黃土高原腹地稠密,更不要說和擁擠不堪的中部平原相比了。因為事農者甚微,加之此地又不缺乏燃料,這些山山峁峁竟然長起了茂密的柴草,甚至還有一些樹木梢林,顯得比黃土高原其它地方更有風光。每當入秋之時,有些山上紅葉如火,花團錦簇似地奪人眼目……山梁土峁間,由于地層深處挖掘過甚而形成空洞,地表時有下陷,令人觸目驚心的大裂縫,往往斯破了幾架山梁,甚至大冒頂造成整座大山崩塌陷落,引起周圍里氏三級左右的地震,大山以北一二百華里處就是黃河,它帶著成千上萬噸泥沙沉重地喘息著淌向東方……城市在這條狹長的山溝里只能擺下一條主街。那商店鋪面,樓房街舍,就沿著這條蜿蜓曲折的街道,沿著鐵路兩側,沿著那條平時流量不大的七水河,鱗次櫛比,層層疊疊,密集如蜂房蟻巢,由南到北鋪排了足有十華里長。火車站位于城市中心。一幢長方形的候車室涂成黃色,在這座沾灰染黑的城市里顯得富麗堂皇。除過南郊軍民兩用的飛機場、火車站不大的廣場也許是市內最為開闊的地方了。

下一篇: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