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孫少平徑直來到與采掘區隊辦公室相連的浴池,開始了下井的第一道程序——換工作衣。

由許多小柜組成的一排排大作衣柜就立在水池旁邊。一人占一個小柜,鑰匙自帶。整個浴池為三層樓,每層的格局大同小異。少平的作衣柜在三樓。

現在,中午十二點入坑的工人,正陸續走上地面。他們在通往井口那條暗道旁的礦燈房交了燈具,就紛紛進了浴池。這些人疲倦得連說話的氣力也沒有,沉默寡言地把又黑又臟的作衣脫下。有的人立刻跳進黑糊糊的熱水池,舒服得“啊啊”地呻吟。有的人先忙著過煙癮,光屁股倒在作衣柜前,或蹲在浴池的磁磚楞上。所有的人都是兩支煙銜接在一起,到處聽得見“咝咝”的吸氣、“撲撲”的吹氣以及疲勞的嘆息聲。

整個大廳里彌漫著白霧般的水蒸氣和臭烘烘的尿臊味。

孫少平把自己身上的干凈衣服脫下,塞進衣柜,從里面拉出那身汗味刺鼻的作衣匆匆穿在熱身子上。煤礦工人也許不怕井下的熬苦,但都頭疼換衣服——天天要這么脫下又穿上!尤其是冬天,被汗水和煤塵染得又黑又臟的作衣,潮濕而冰冷,穿在身上直叫人打哆嗦!

少平作衣的褲子后邊,已經被礦燈盒的硫酸腐蝕開一個破洞。好在有襯褲,不至于露肉。有許多人就是露著屁股下井的。井下誰也不在乎這。和他一塊干活的安鎖子,經常連褲子也不穿,光身子攉煤哩。在煤礦,男人相互間對裸體都看厭煩了。

少平換好工作衣,就從浴池的樓上走下來,在一樓礦燈房的小窗口,把燈牌扔進去。接著,便有一只女人的手把他的礦燈遞出來。礦燈房四壁堵得象牢房一般嚴實,只留幾個小口口。里面全是女工——一般都是丈夫因公傷之后頂替招工的。煤礦的女人太少了,就是這幾個寡婦,也常是礦工們在井下猥狎地百談不厭的話題。她們被四堵水泥墻保護得嚴嚴實實,以免遭受某些魯莽之徒的攻擊。男人們只能每天兩次看看她們的手。少平從那只女人手里接過自己的礦燈,把燈繩往腰里一束,就提著打盞穿過暗道,向井口走去。暗道本來有燈,但早被人用斧頭打掉了。如果再安,不出一天照樣會被打掉。疲勞的工人常常冒出許多無名火而無處發泄,不時隨手搞點小小的破壞。

穿過暗道的盡頭,準備下井的工人從井口一直涌到了那幾十個水泥臺階上。人們到這里仍然是沉默寡言,只聽見上下罐的信號鈴在當啷當啷地響著……十分鐘后,少平便下到井底。接著,在黑暗的坑道中步行近一個小時(其間要上下爬四五道大坡),才來到他們班的工作面上。

頭茬炮還沒有放。所有的斧子工和攉煤工都在溜子機尾的一個拐巷里等待。人們在黑暗中坐著,或干脆大叉腿睡在煤堆里。正象農民在山里不嫌土,煤礦工人也不嫌煤,什么地方都可以躺下睡——反正這地方誰也別想把衣服穿干凈!

上一篇:第七章 下一篇: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