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嚴重的旱情使雙水村沉浸在一片悲哀之中。山上的莊稼眼看沒什么指靠了。全村人現在把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川道的那一點水澆地上。

從省上到地區,從地區到縣上,從縣上到公社,有關抗旱的文件一個接一個地往下發,號召各級領導和廣大貧下中農,與天斗,與地斗,與人斗……看來旱災已經成為全省性的現象了。

雙水村人眼下能做到的,就是在通往米家鎮方向的村前東拉河上壩住一點河水,用桶擔著往川道的莊稼地里澆。地畔上的兩臺抽水機早已經閑躺在一邊派不上用場了——這點可憐的河水怎么可能再用抽水機抽呢?

全村所有能出動的人,現在都紛紛涌到了這個小水壩前。在這樣的時候,人們勞動的自覺性是空前的,就連一些常不出山的老婆老漢也都來了;他們擔不動桶,就用臉盆端,用飯罐提。村里的學校也停了課,娃娃們拿著一切可以盛水的家具,參加到抗旱行列中來——有些碎腦娃娃甚至捧著家里的吃飯碗往地里端水,這已經不是在勞動,而是在搶救生命。水啊,現在比什頭都要貴重!這就是糧食,是飯,是命……可是,東拉河壩里的這點水,全村人沒用一天的時間就舀干了。除過村中的幾口井子,雙水村再也沒一滴水了。東拉河和哭咽河象兩條死蛇一般躺在溝道里,河床結滿了龜裂的泥痂。

全村人在絕望之后,突然憤懣地騷動起來。所有的人現在都把仇恨集中在上游幾個村莊——這些村子依仗地理優勢,把東拉河里的水分別攔截了。據去原西縣城辦事回來的人說,下山村、石圪節村和罐子村的河壩里,現在都盛滿了水,他們一直用抽水機抽水澆地哩。尤其是公社所在地石圪節村壩的水最多,他們不光攔截了東拉河的水,還把東拉河的支流杏樹河也攔截了——石圪節現在倒成了“雙水村”!雙水村的人憤怒地咒罵著這些“水霸”——親愛的東拉河是大家的東拉河,不是這幾個村的東拉河,怎么能讓他們獨霸呢!

人們由于對這幾個村霸水的憤怒,立刻又轉向了對本村領導人的憤怒:雙水村的領導人太無能了!他們現在難道都死了嗎?這群常指教人的小子在本村耍好漢,現在卻一個個藏到老鼠洞里了!書記田福堂干啥去了?這個強人怎么現在成了個窩囊蛋……

田福堂此刻正在自家窯里的腳地上煩亂地來回走著,手里拿一根紙煙,象通常那樣,不點著抽,只是不時地低頭聞一聞。他現在和全村人一樣焦急。他知道,今年如果連川道里的這點莊稼也保不住,別說明年春天,恐怕今年冬天村里就有斷炊的家戶。到時候人們吃不上,嚎哇哭叫,甚至到外村去討吃要飯,他作為村里的領導人,臉往哪里擱?再說,雙水村還是全公社的農業學大寨先進隊哩!那時候,別村的支部書記就會在背后指著他的后腦勺嘲笑他田福堂!

上一篇:第二十五章 下一篇: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