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臨近春節的前十幾天,孫玉厚一家人就開始為少安的婚事忙碌起來了。

本來說好,少安這幾天就要去山西接秀蓮來。但前天突然接到秀蓮的一封信,讓少安不要接她來了。她說少安忙,來回路上要耽擱不少時間;她自己準備和父親一塊相跟著在年前趕到雙水村……

真是個懂事娃娃!孫玉厚為這個還沒過門的兒媳婦這么體貼他兒子,心里大受感動。他于是馬上和老婆商量,得趕快準備過事情!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少安和秀蓮結婚以后,住在什么地方呢?

他家里只有一孔窯洞,擠著一家三輩人。至于少安現在住的那個小土窯,根本不能算個窯,只能算個放柴草的地方。怎么能讓一對新人住在這樣一個小土洞里呢?

那就只能又向別人借窯洞住了。這就是說,他,孫玉厚,又要象十五年前玉亭結婚時一樣,得要去寄人籬下了。

唉,那時難是難,但他比現在年輕氣盛,也不在乎這種窮折騰。可現在他老倆口先不說,少安他奶半癱在炕上,大小便都不能自理;住在人家門上,骯骯臟臟的,怎么能行呢?

可是話又說回來,就是他樂意再搬遷一次,可誰家又有閑窯讓他們去住呢!他們早年間住過俊海家的窯洞,可現在人家的孩子都已經大了,兒女各住一孔窯洞,另一孔閑窯又堆滿了東西。再說,他的少平和蘭香已經一年四季基本就住在人家家里——孩子大了再不能和父母親同炕,自家人沒地方,只好擠在人家那里。

村里大部分人家,沒有幾戶住宿寬裕的。有個把人家倒有閑窯,可他們和這些人家交情不深,沒辦法開口。就是人家勉強讓你住下,也別扭啊!

當然,閑在最多的是地主成份的金光亮弟兄幾家。但他弟玉亭文革開始那年,帶著貧下中農造反隊在人家家里刨元寶和“變天帳”,把弟兄幾家的院子挖了個稀巴爛,現在有什么臉再開口問人家借窯洞住呢?

孫玉厚一下子又陷入到無限的苦惱之中。他先前只忙著借錢借糧,沒把這件最大的事當一回事!現在眼看婚期已到,這可怎么辦呢?唉,對于農村窮家薄業的人來說,要娶一個兒媳婦,真不容易啊!幸虧秀蓮還不要財禮錢,否則,這筆帳債他孫玉厚臨死前都不一定能還完!

正在孫玉厚愁得束手無策的時候,少安已經把這問題解決了。

少安先是給副隊長田福高訴說了他的難處。他本沒指望福高能解決這困難。不料福高卻讓他別發愁,說這事有他哩!田福高當下把一隊的一些主要勞力找來,和他們商量說,隊長結婚沒地方住,能不能把一隊飼養室邊那孔放籽種的窯洞,借給他住一兩年?福高說籽種先可以倒騰到飼養員田萬江住的窯洞。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