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陽歷年過后陰歷年還沒有到來的時候,北方進入一年中最寒冷的季節。在這些日子里,山鄉圪嶗有些不講衛生的“懶大嫂”們,冷得不想出門,往往就讓自己的娃娃把大便拉在炕席片上,然后把狗喚過來給他“打掃衛生”,因此就有了那句著名的鄉諺“三九四九,隔門叫狗”……氣候的確是寒冷啊!

可是在這個冬天里,孫少安的心頭卻熱烘烘的。

自從兒子降生以后,他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意義。一個作了父親的男人才真正感到自己是個男人。

秀蓮生孩子后,大部分時間里都是他母親過飼養院這邊來侍候。妻子奶水很旺,因此麻煩事不多,他很快就正常出山勞動了。

往日在地里,他常貪活,總嫌太陽落山太早。可這些天來,他卻怨太陽遲遲地不下西山——他急著收工,好跑回家去看親愛的兒子。

當他急切地跑回家,撲上炕,看著自己的親骨肉一對黑溜溜的眼睛望著他的時候,他就忍不住欣喜得鼻子一酸,他趕忙俯身去親吻兒子的小臉蛋,卻讓秀蓮把他的頭掀在一邊。妻子嗔怒地說:“你那副嘴巴把娃娃都親疼了!”他也就嘿嘿笑著退開了。他的秀蓮更豐滿了,圓臉紅潤潤的,帶著做了母親的幸福——多么滿足啊!

但是,當無比歡欣的情緒過去以后,生活本身的沉重感就向他襲來了。

現在,孫少安更加痛切地感到,這光景日月過得太硒惶了!兒子來到這個世界上,他作為父親,能給予他什么呢?別說讓他享福了,連口飯都不能給他吃飽!這算什么父親啊……連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養活不了,莊稼人活得還有什么臉面呢?生活是如此無情,它使一個勞動者連起碼的尊嚴都不能保持!

按說,他年輕力壯,一年四季在山里掙命勞動,從來也沒有虧過土地,可到頭來卻常常是兩手空空。他家現在盡管有三個好勞力,但一家人仍然窮得叮當響。當然,村里的其他人家,除過少數幾戶,大部分也都不比他們的光景強多少。農民的日子,難道就要永遠這樣窮下去?這世事難道就不能有個改變?

作為一個整天和土地打交道并以此為生的人,孫少安知道,這一切不幸都是一村人在一個鍋里攪稠稀造成的。說句反動話,如果讓他單干種莊稼,他孫少安就不相信一家人連飯也吃不飽!

有一天,他突然想起,前不久他到石圪節赴集時,聽安徽跑出來謀生的一個鐵匠說,他們那里有的村子,現在把生產隊劃成了小組,搞了承包制,超產還帶獎勵呢;結果莊稼都比往年營務得好,農民不僅吃飽了飯,還有了余糧。少安當時象聽神話傳說一樣,把安徽鐵匠的話沒當一回事。吹牛哩!難道你安徽就不是中國的地方?

上一篇:第五十二章 下一篇:第五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