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一九七八年初,臨近春節的時候,原西縣革委會主任馮世寬,因為領導原西縣在農業學大寨運動中做出顯著成績,被提拔到了黃原地區,任了地區革委會副主任。

與此同時,縣革委會副主任田福軍也被調回了地區,另行分配工作。本來,地區革委會主任苗凱準備把這位他很不滿意的人,調到地區防疫站去任副主任,但地區分管組織工作的副主任呼正文提出不同意見。呼副主任指出,把一位很有能力的同志這樣使用顯然是不適當的,會引起各方面的反應。其他幾位地區常委也都支持老呼的看法。苗凱只好不再堅持把田福軍打發到防疫站。但他暫時也不準備安排田福軍的工作,指示組織部門把他調回地區浮存一段時間再考慮任用。

這樣,三把手李登云同志就擢升為原西縣的一把手了。這個任用在原西縣的干部們中間引起一片嘩然。當然,馮世寬的提升是預料之中的事。但大家沒想到,竟然不是田福軍,而是李登云接替馮世寬任了原西縣革委會的主任。大部分干部認為,論水平,論作風,論品質,不管論什么,田福軍都在馮世寬之上;他即使不被提拔當地區領導,最起碼也應該讓他當原西縣的一把手。李登云無論如何比不上田福軍。而更叫人莫名其妙的是。福軍調回地區還暫時浮存著,不給安排工作!

在縣上的兩個主要領導調出后,石圪節公社主任白明川和柳岔公社主任周文龍,波增補提升為原西縣革委會的副主任。這兩個人的同時提升,是縣領導班子中兩種力量斗爭或者說是調和的結果。緊接著,兩社原來的副主任徐治功和劉志祥,分別擔任了本公社的正主任。石圪節公社原文書、孫少安的同學劉根民也提拔成了公社的副主任。總之,春節前后,原西縣上上下下進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調動……田福軍完全明白他自己目前的處境。

他難受的倒并不是職務高低,而是將在一段時間里,他沒有什么事可干——他是一個閑不住的人啊!他知道苗凱同志對他不感興趣,什么時候給他安排工作,還很難說。那么,他就這樣無所事事地閑呆下去嗎?

這時候,他想起了他的老上級石鐘同志。老石文革前是省農工部部長,現在任省革委會副主任。他和老石相識多年,他是很了解他的。

田福軍于是很快給老石寫了一封信,含蓄地告訴了他目前的情況。他在信中向老石提出,看省上有沒有什么臨時性的工作,他可以在自己浮存的這段時間里幫忙去做。

雙水村的秧歌是全石圪節公社最有名的。在這個秧歌傳統深厚的村莊里,大人娃娃誰都能上場來幾下。往年,一進入冬天,這個村就為正月里鬧秧歌而忙起來了。所有的家戶都在準備招待秧歌隊來為自家“轉院”時的吃食;每一家都要借此機會來夸耀自己的“門戶”好。有的家庭,僅僅因為一回秧歌招待得好,來年就有好多人家給說媳婦。因此,就是光景最破敗的家庭,也要省吃節用,把那些紅棗呀,瓜子呀,核桃呀,挑最好的留下來,準備撐這一回門面。一旦進入正月,雙水村的人就象著了魔似的,卷入到這歡樂的浪潮中去了。有的秧歌迷甚至娃娃發燒都丟下不管,只顧自己紅火熱鬧。人們牛馬般勞動一年,似乎就是為了能快樂這么幾天的。

上一篇:第五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