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世界

作者:路遙

一家人匆匆吃喝了一點飯以后,少平他媽就裝起一罐高粱黑豆錢錢稀飯。她心疼女婿,又在飯罐上面的碗里,放了幾個早上吃剩的黑面饃和幾筷子酸白菜。

少平即刻提起飯罐,扛著一小捆鋪蓋卷出了家門,去村中的小學把這些東西送給他那個落難的姐夫。為了好拿,他把一點糧食卷在了鋪蓋卷里。

他出了院子,下了一個小坡,來到了公路上。月亮已經從神仙山和廟坪山那邊升起來,隱隱約約地照出模糊的村莊和大地。

少平他們家在最南面的村頭,獨家獨院,和村里其他人家不相連。

走出一小段路后,就是田家圪嶗——一個山窩里,土窯石窯,挨家挨戶;高低錯落,層層疊疊。雙水村田姓人家大都住在這里,因此才叫田家圪嶗。他二爸孫玉亭也住在這里,和大隊書記田福堂家離得不遠。本來,他們當年也住在這里,在他兩歲的時候搬了。那是一九六○年,正是困難時期,在山西是太原鋼廠當工人的二爸,突然不干了,跑回家讓他哥給他娶媳婦。二爸娶過二媽后,住的首先成了問題。老人手里就留下一孔窯洞,爸爸只好把這窯讓給二爸他們住了。他們全家借了河對面金波家的一孔窯洞住了幾年。后來,爸爸才在現在住的地方打了一眼土窯,算是重新安下了家。

這田家圪嶗的田姓人家舊社會大都是村里的窮人。后來從外村流落來的少數雜姓也大都住在這一帶。現在,除過田福堂家的院落要出眾一些外,大都還是一些塌墻爛院。雖說新社會二十多年了,但一般村民要箍窯蓋房,簡直連想也不敢想。

在田家圪嶗的對面,從廟坪山和神仙山之間的溝里流出來一條細得象麻繩一樣的小河,和大溝道里的東拉河匯流在一起。兩河交匯之處,形成一個小小的三角洲。三角洲的洲角上,有一座不知什么年間修起的龍王廟。這廟現在除過剩一座東倒西歪的戲臺子外,已經成了一個塌墻爛院。以前沒有完全破敗的時候,村里的小學就在那里面——同時也是全村公眾集會的地方。后來新修了小學,這地方除過春節鬧秧歌演幾天戲外,平時也就沒什么用場了。現在村里開個什么大會,也都移到了新修的小學院內。因為這地方有座廟,這個三角洲就叫廟坪。廟坪可以說是雙水村的風景區——因為在這個土坪上,有一片密密麻麻的棗樹林。這棗樹過去都屬一些姓金的人家,合作化后就成全村人的財產了。每到夏天,這里就會是一片可愛的翠綠色。到了古歷八月十五前后,棗子就全紅了。黑色的枝杈,紅色的棗子,黃綠相間的樹葉,五彩斑斕,迷人極了。每當打棗的時候,四五天里,簡直可以說是雙水村最盛大的節日。在這期間,全村所有的人都可以去打棗,所有打棗的人都可以放開肚皮吃。在這窮鄉僻壤,沒什么稀罕吃的,紅棗就象瑪瑙一樣珍貴。那季節、可把多少人的胃口撐壞了呀!有些人往往棗子打完后,拉肚子十幾天不能出山……

上一篇:第六章 下一篇:第八章